• 青蛙图腾--壮族的原始信仰
  •     10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1-1    点击数:
  •  
    壮族对青蛙图腾的崇拜

      普列汉诺夫指出:“原始人不仅认为他们同某种动物之间的血缘关系是可能的,而且常常从这种动物引出自已的家谱,并把自己一些不太丰富的文化成就归于它”,这样,人们便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对这种动物的各种神话传说。古壮人也不例外,他们依照自巳的目的和愿望去幻想,给青蛙赋以种种非他们本身实际所有的力量和功绩,表现了对青蛙的极大崇拜。这在今天流传着的许多民间传说中可见—斑。目前,在右江地区尤其是东兰、凤山流传的《蚂拐歌》就是个明显的证据。《蚂拐歌》的内容是这样的:从前,有个通情达理的人,名叫东灵,他的妈妈病死了,当时盛行着吃人肉的习惯,东灵生怕别人来吃母亲的肉,就不让妈妈病死的消息传出去,还把母亲的尸体藏起来。当时东灵的心情是十分沉重的,既悲伤又担忧。而屋边的蚂拐却不晓得东灵的心情,在那里拼命地叫唤,噪得东灵好不难受。于是东灵煮了三锅滚水,把蚂拐全都浇死了。蚂拐死后,天下发生了一场酷旱,“三年不见一滴雾,九年不见一滴露,鸟造窝河床,鱼生脚爬树,”江河涸干,草木枯焦,人类濒于绝灭。人们喊天天不应,喊地地不灵,就去找始祖布洛陀,布洛陀说:“蚂拐王是雷王的儿子,你们伤害了它,雷王生气,就不再给地上降雨了。”于是,人们又依照布洛陀的吩咐,把蚂拐的尸体找回来,对它进行祭拜,把它的灵魂送上天去,用这种行动表示对雷王赔礼道歉。这样—做,果然奏效,当即天上雷声隆隆,哗哗地下起雨来。在这个《蚂拐歌》中,蚂拐被人们视为只可敬不可侵犯的“雷王的儿子”。在解放前的宁明、崇左、扶绥等地区还流传有一种类似于瑶族的搬瓠龙犬传说,说青蛙曾替一个国王打退邻近部落的攻打,保卫了国王的社稷,后来国王背信弃义,用计杀害了蚂拐。在这个传说中,蚂拐被尊为最勇敢善战的一位英雄。“......未开化的自然人不但使自然具有人的动机、癖好和情欲,甚至把自然物看成真正的人”,在以上这些壮族青蛙传说中,青蛙被认为是与人自己一样具有意识、意志、需要、愿望和情欲,而被加以人格化。而且,“人不仅不把自己同动物对立起来,反而在很多场合下愿意承认动物高人以登”,从上面提到的关青蛙传说中,可以看到壮人对青蛙的崇拜也达到了这种程度。

      壮族青蛙图腾,还可以从风俗习惯中找到根据。据社会调查材料证明,老—辈壮人非常崇敬青蛙,许多地方的壮人不准杀蛙,甚至不准小该乱捉,否则就要受到严厉的斥责。老人在田间遇到它,都要小心地绕道而行。解放前后,东兰、凤山、田东、来宾等不少地方仍禁捉禁杀;田东县檀乐村壮族还有禁吃青蛙的习俗。

      壮人居住在岭南一带,处于亚热带地区,气候温和,年平均气温在摄氏二十度左右,夏季日照时间长,冬天很少见霜雪,常年雨量亦在3000毫米上下,而且集中春夏。这种自然条件对发展农业生产很有利,因此很早的时候壮族人民就发展了农业,成为一个以农业为主的民族。气温的适宜、雨量的充沛固然有利于生产,给古壮大带来欢乐,但是自然现象是变化多端的,例如:变幻无穷的天空和气象,一时红日当顶,和风拂面,万里晴空,一时乌云密布,狂风骤雨,雷雨交加,这对原始人来说是多么不可思议,而据史书记载,在壮人居住地区,台风登陆,狂风暴雨,山洪暴发,淹庄稼,以及天旱酷热,禾苗枯槁,这种一涝一旱的现象并不乏其见,它极大地危及古壮人的生产和生活。那该怎么办呢?“自然界的变化,尤其是那些最能激起人的依赖感的现象中的变化,乃是使人觉得自然是一个有人性的、有意志的实体而虔诚地加以崇拜的主要原因”,除此外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开始对各种自然现象之间的因果关系进行观察,力图找出各种之间的联系。但是,由于生产力水平仍很低,认识事物的能力受到极大束缚,因此他们对那些难于把握的自然变化,对于那些与他们经济生活密切相关的动物进行猜测,而这种猜测完全是以直观经验为依据的,即不能把人与自然截然分开,于是他们很容易地将自然和动物人格化,将人的意识加在他们身上,他们感到,在不可理解的自然力面前,除了血缘氏族是维系氏族成员生存的纽带以外,氏族的生存和团结还必须有赖于一种精神上的支柱,即“以群的联合力量和集体行动来弥补个体自卫能力的不足”。至此,那种与他们生活攸关的,人们每日均要接触的动物、植物和自然便成了他们拿来与异己的自然抗争的武器。壮族的蛙图腾就是在这种条件下产生的。因为壮族先民进行农业生产,而天气的变化,风雨的多少,都关系到农业的丰歉,从而影响人们的生活,狂风骤雨和台风,还直接威胁到人们的生命财产,因此,要知道今年是否风调雨顺,是农家至关紧要的大事。在科学技术极其落后的先古,壮族先民注意到青蛙的呜叫声与风雨有着很大关系,他们通过“青蛙叫,暴雨到”,“蚂拐哇哇叫,大雨就要到到”的现象,认为青蛙是一种能呼风唤雨的神灵物,能给人传递风雨的信息,有预报风雨的特性;同时,每年春天,青蛙开始叫的时候,人们就知道播种、插秧季节到来了。由年青蛙有这种“能力”,于是壮族先民便对它产生了恐惧和崇拜,“恐惧创造神”。青蛙成了壮族先民的氏族图腾崇拜的偶像,这是一种“在想象里并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、支配白然力、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”的表现。

      青蛙不仅能预告晴雨,且是稻田生产的益虫。“青蛙乃益虫,其所以重视青蛙,盖亦缘重视农业之故,或解为图腾”。青蛙能为人们捕捉害虫,保护禾苗,获得丰收,这又是壮族以青蛙为图腾的一个缘由。